“古树是祖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,南方红豆杉保护级别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20年10月12日

  此时,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大树村早已醒来。在村庄的游步道上,松阳县林业局森林资源保护管理站的吴伟建端着相机,对着古树“咔咔咔”一阵连拍,记录老树新添的每一抹新绿。

  62岁的洪绍亮,在村里当了12年护林员,除了负责日常森林防火和公益林保护外,每天巡查村里的南方红豆杉也是他的重要工作。他告诉1993年,一个日本人来到村里,提出愿意出钱修建通村道路,条件是将村中古树作为交换,并在村口的古树上钻了两个拇指大的孔,以确定其是否为空心树。这事被村民得知后,大家坚决反对,断然拒绝。

  清晨,阳光越过对面的山脊线投射过来,照亮了大树村中央高耸的两棵千年古树。

  1935年,粟裕、刘英率领红军挺进师到大树后村,建立浙西南革命根据地,以这棵古树为中心,开展红色革命。时至今日,大树村社庙斑驳的墙面上,仍依稀可见“欢迎白军士兵拖枪过来当红军”“反对出卖中国”等慷慨激昂的标语。

  “南方红豆杉属于常绿乔木,是我国特有树种,雌雄异株,果实球形坚果,假种皮红色,入秋后,鲜红的果实在绿叶的衬托下,犹如红玛瑙镶嵌在绿绒衣上,显得分外美丽、夺目。 ”据吴伟建介绍,大树村中的一棵南方红豆杉树龄超过1200年,树高30米,胸围8.91米,平均冠幅21米,树干要六个成年人手牵手才能环抱一圈,巨大的树冠投下的树荫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。另一棵南方红豆杉,树龄也在1000年以上。

  “从我懂事起,每年春节前,父母都会提着贡品,在树干贴上‘拜古树为母,保孩儿安康’之类的小对联,口中还念念有词,希望古树能保佑我平安成长。”

  经历代村民精心呵护,古树立在村口,听林涛,观雪景,赏林花和鸟鸣,沐浴世间最纯净的阳光和雨露,虽经千年风霜雨雪,依然枝繁叶茂,树干笔直,每到秋日,硕果累累,红果绿叶,分外妖娆。

  “古树是祖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,不能在我们这一代给毁了。我向大家保证,一定会想办法把路修通。”面对全村村民尽快修通道路的共同心愿,老村长洪关金作出了承诺。

  “人护树,树佑人。”这里流传着自古以来村民们“自觉爱护古树”的良好习俗,使这两棵饱经1000多年风雨洗礼的南方红豆杉生机勃发,如今仍然枝繁叶茂,树冠遮天蔽日,成了村民们谈古论今、休闲纳凉的好去处。

  如今,在松阳县的古树保护规划里,大树村将建起一座南方红豆杉古树公园,为此,古树周围的4幢农房需要拆除。

  千百年来,古树守望着村庄,仿佛回应着淳朴村民对古树的世代情谊。村民对古树更有着一种敬畏之情,逢年过节时,总不忘去探望它。

  古树和大树村有很深的渊源。据该村族谱记载,北宋年间大批王族、官员、士民涌向江南归隐山水,洪姓括苍太守后裔一路走来,相中了此处的大树繁多的风水宝地,见此地大树华盖景色秀丽,又能遮蔽风雪,便择林后安家。千百年来,子孙繁衍,遂形成村庄,便是现在的大树村。

  从全村护树到拒绝古树换路,再到未来的南方红豆杉公园,大树村的人树情缘仍在续写。

  古树也是大树村民心中的“家乡树”,特别是外出的游子,回到老家抬头看见高大的南方红豆杉,就像见到了亲人。

  一个藏于深山、鲜为世人所知的偏远山村,建在被誉为全国最大的南方红豆杉下而得名。小小的村庄,坐拥三棵树龄在1000年以上的南方红豆杉,靠的可不是机缘巧合,而是历代大树村村民的爱树护树传统。

  此后,大树村历时五六年修了三次路,因为资金不足,路基被分为四次修筑,浇筑水泥也被分成两次。1998年前后,通往玉岩镇的神大公路开通,2008年,大树村终于修通了水泥公路。为了保护古树,大树村民将圆公路梦的时间推迟了10多年。

  由于古树高龄,主干芯材已腐朽,形成了空洞和部分树干缺口,其树干基部空洞2米有余,能放下一张八仙桌,同时能供8人围坐休憩赏景,成为该古树独一无二的特征。

  一阵山风吹来,古老的南方红豆杉树叶婆娑,沙沙作响,各种鸟儿也在树枝间跳跃唱歌。周金汉坐在古树下,望着眼前的古树,充满期待地说:“等红豆杉主题公园建好了,游客们到村里来,村里的香菇、茶叶、高山蔬菜、香榧和竹笋等农产品也将拓宽销路。”

  村里还流传着不少与古树相关的故事。据说有一年,村里有户人家的一头黄牛从牛栏逃出失踪,当时电闪雷鸣,,失牛的村民心急如焚。农耕时代,一头牛可是一家农户的一半家产,村干部得知情况后,发动村民四处寻找,却始终不见牛的踪影。正当人们一筹莫展之际,有村民却意外发现丢失的牛躲在大树洞中安然休息。想不到这棵古树无意庇护了村民的“贵重家产”,从此,当地人对它有了更深的情感。

  今年17岁的周小羽与姐姐从出生起便被父母抱到南方红豆杉下“认亲”,直到现在,每逢端午、春节,他和姐姐都会带着果品到古树下祭拜。“‘认亲’‘保佑’只是说辞,关键是通过这种仪式感,让我们从小就对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爱护树木的观念,就是从那时起生根发芽的。”周小羽说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detskepohadky.com/nanfanghongdoushan/70/